關注: 手機客戶端

 

指導案例146號:陳慶豪、陳淑娟、趙延海開設賭場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2月29日發布)

發布時間:2021-01-12 22:07:29


    關鍵詞 刑事/開設賭場罪/“二元期權”/賭博網站

裁判要點

以“二元期權”交易的名義,在法定期貨交易場所之外利用互聯網招攬“投資者”,以未來某段時間外匯品種的價格走勢為交易對象,按照“買漲”“買跌”確定盈虧,買對漲跌方向的“投資者”得利,買錯的本金歸網站(莊家)所有,盈虧結果不與價格實際漲跌幅度掛鉤的,本質是“押大小、賭輸贏”,是披著期權交易外衣的賭博行為。對相關網站應當認定為賭博網站。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03條

基本案情

2016年6月,北京龍匯聯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匯公司”)設立,負責為龍匯網站的經營提供客戶培訓、客戶維護、客戶發展服務,幕后實際控制人周熙坤。周熙坤利用上海麥曦商務咨詢有限公司聘請講師、經理、客服等工作人員,并假冒上海哲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在智付電子支付有限公司的支付賬戶,接收全國各地會員注冊交易資金。

龍匯網站以經營“二元期權”交易為業,通過招攬會員以“買漲”或“買跌”的方式參與賭博。會員在龍匯網站注冊充值后,下載安裝市場行情接收軟件和龍匯網站自制插件,選擇某一外匯交易品種,并選擇1M(分鐘)到60M不等的到期時間,下單交易金額,并點擊“買漲”或“買跌”按鈕完成交易。買定離手之后,不可更改交易內容,不能止損止盈,若買對漲跌方向即可盈利交易金額的76%-78%,若買錯漲跌方向則本金全虧,盈虧情況不與外匯實際漲跌幅度掛鉤。龍匯網站建立了等級經紀人制度及對應的傭金制度,等級經紀人包括SB銀級至PB鉑金三星級六個等級。截止案發,龍匯網站在全國約有10萬會員。

2017年1月,陳慶豪受周熙坤聘請為顧問、市場總監,從事日常事務協調管理,維系龍匯網站與高級經紀人之間的關系,出席“培訓會”“說明會”并進行宣傳,發展會員,拓展市場。2016年1月,陳淑娟在龍匯網站注冊賬號,通過發展會員一度成為PB鉑金一星級經紀人,下有17000余個會員賬號。2016年2月,趙延海在龍匯網站注冊賬號,通過發展會員一度成為PB鉑金級經紀人,下有8000余個會員賬號。經江西大眾司法鑒定中心司法會計鑒定,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7月5日,陳淑娟從龍匯網站提款180 975.04美元,趙延海從龍匯網站提款11598.11美元。2017年7月5日,陳慶豪、陳淑娟和趙延海被抓獲歸案。陳慶豪歸案后,于2017年8月8日退繳35萬元違法所得。

裁判結果

江西省吉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2日作出(2018)贛08刑初21號刑事判決,以被告人陳慶豪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驅逐出境;被告人陳淑娟犯賭博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被告人趙延海犯賭博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繼續追繳被告人陳淑娟和趙延海的違法所得。宣判后,陳慶豪、陳淑娟提出上訴。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26日作出(2019)贛刑終93號刑事判決,以上訴人陳慶豪犯開設賭場罪,改判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驅逐出境;上訴人陳淑娟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被告人趙延海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繼續追繳陳淑娟和趙延海的違法所得。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根據國務院2017年修訂的《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一條、第四條、第六條規定,期權合約是指期貨交易場所統一制定的、規定買方有權在將來某一時間以特定價格買入或者賣出約定標的物的標準化合約。期貨交易應當在期貨交易所等法定期貨交易場所進行,禁止期貨交易場所之外進行期貨交易。未經國務院或者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批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組織期貨交易。簡言之,期權是一種以股票、期貨等品種的價格為標的,在法定期貨交易場所進行交易的金融產品,在交易過程中需完成買賣雙方權利的轉移,具有規避價格風險、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

龍匯“二元期權”的交易方法是下載市場行情接收軟件和龍匯網站自制插件,會員選擇外匯品種和時間段,點擊“買漲”或“買跌”按鈕完成交易,買對漲跌方向即可盈利交易金額的76%-78%,買錯漲跌方向則本金即歸網站(莊家)所有,盈虧結果與外匯交易品種漲跌幅度無關,實則是以未來某段時間外匯、股票等品種的價格走勢為交易對象,以標的價格走勢的漲跌決定交易者的財產損益,交易價格與盈虧幅度事前確定,盈虧結果與價格實際漲跌幅度不掛鉤,交易者沒有權利行使和轉移環節,交易結果具有偶然性、投機性和射幸性。因此,龍匯“二元期權”與“押大小、賭輸贏”的賭博行為本質相同,實為網絡平臺與投資者之間的對賭,是披著期權外衣的賭博行為。

被告人陳慶豪在龍匯公司擔任中國區域市場總監,從事日常事務協調管理,維護公司與經紀人關系,參加各地說明會、培訓會并宣傳龍匯“二元期權”,發展新會員和開拓新市場,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明知是賭博網站,而為其提供投放廣告、發展會員等服務的行為,構成開設賭場罪,其非法所得已達到《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收取服務費數額在2萬元以上的”5倍以上,應認定為開設賭場“情節嚴重”。但考慮到其犯罪事實、行為性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和從輕量刑情節,對其有期徒刑刑期予以酌減,對罰金刑依法予以維持。陳淑娟、趙延海面向社會公眾招攬賭客參加賭博,屬于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并接受投注行為,且行為具有組織性、持續性、開放性,構成開設賭場罪,并達到“情節嚴重”。原判認定陳淑娟、趙延海的罪名不當,二審依法改變其罪名,但根據上訴不加刑原則,維持一審對其量刑。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陳建平、湯媛媛、堯宇華)

文章出處:最高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

北京pk10出大特发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