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法官手記:一位家事法官竟治好了她的“抑郁癥”

  發布時間:2020-11-19 15:08:19


    作為一名從事家事審判工作的法官,我從2016年至今審理了數百件離婚案件,但當事人因為離婚而患上抑郁癥卻第一次見。若不是審理了這么一起原告是抑郁癥患者的離婚案,我真的以為抑郁癥離自己很遠,只存在影視劇和新聞報道中。

    第一次見王某,覺得她很容易激動,思維飄忽不定,一句話不斷重復。王某和陳某從上學時就認識,青梅竹馬發展到結婚生子。結婚十幾年來,雖說兩人也時常拌嘴,但王某始終堅信兩人能白頭偕老,她是萬萬想不到陳某會到法院起訴離婚。在得知丈夫堅決要離婚的心意后,王某經常胡思亂想,夜不能寐,患上了抑郁癥。

    “自從他說要離婚,孩子也不要我,我就整晚整晚的睡不著,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現在誰能幫幫我?”說著,她把袖子往上一拉,手腕上還露著自殺的刀疤。

    這不是一起普通的離婚案,一旦處理不當,可能加重王某病情,后果不堪設想。和王某見面的當天晚上,我坐在電腦前查閱抑郁癥的相關資料,學習如何與抑郁癥患者相處。經過反復思考,調解似乎是這個案件最好的解決方式。

    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婚,第二天一早,我就撥通了陳某的電話,希望能調解雙方和好。誰知道陳某態度十分強硬,聲稱一定要離婚。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不斷的嘗試著給陳某做思想工作,得到的仍然是這個回答。后來從他人口中得知,原來陳某因為生意忙碌,和王某早已貌合神離,并且在外面還有了第三者。在得知了這個情況后,我覺得重點就看王某的意愿了。

    如何和一個抑郁癥患者溝通,我做足了準備,每次王某來時,我就認真、耐心地聽她訴說心中苦悶。一開始王某不愿意交談,只是默默地哭,后來她也愿意表達出她的想法,“真要離婚也可以,但我沒有經濟來源,在疫情期間,孩子和老公都不要我,我身上也沒錢,差點都自殺了”。“一生之中,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剛開始我并沒有過多的和她談離婚的事情,只是鼓勵她保持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心理狀態。

    另一邊,我繼續聯系陳某,向他告知了王某目前的身體狀況,從雙方多年夫妻情分引導陳某換位思考,并從案件事實、法律后果上作了分析,希望能幫王某再爭取一點權益,“做不成夫妻絕對不能做仇人。王某如果因為生活困窘再次自殘或自殺,你該怎么給孩子解釋?”最后,陳某表示愿意多分一些財產幫她過渡離婚后的生活。

    接下來就是孩子的撫養問題了,孩子已經滿8歲,有了自己的主見,因為從小跟隨男方母親長大,要求跟隨男方生活。“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做父母的,有義務給他一個較好的成長環境。再說,不管孩子跟誰一起生活,都改變不了你是他母親的事實……”

    多次勸說終于有了成效,王某想通了,愿意聽從孩子的意愿,讓他們跟隨父親一起生活。陳某也愿意短期內支援王某的基本生活,并許她隨時探視孩子。

    兩天前,王某又來到辦公室找我,本以為是她生活又遇到了什么困難來找我解決,后來看到她手上拿著的錦旗和洋溢的笑臉,我明白了,她是真的走出來了。她告訴我,她已經把抗抑郁的藥停了,也有了重新生活的信心。

    柜子里放著厚厚的一摞卷宗,一本卷宗就是一個家庭矛盾,一個矛盾就牽扯著幾個當事人,他們可能在沖突、爭訟中身心疲憊,也可能一直懷著錯誤的觀念或態度去對待身邊人,而我作為一名家事法官能做的就是盡最大努力幫助他們重新踏上幸福之路。


 

 

關閉窗口

北京pk10出大特发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