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我國民法典中的人格權請求權

發布時間:2020-10-22 16:05:52


    鑒于人格權是民事主體對其特定的人格利益享有的權利,關系到每個人的人格尊嚴,是民事主體最基本、最重要的權利。保護人格權、維護人格尊嚴,是我國法治建設的重要任務,近年來加強人格權保護的呼聲和期待較多。為了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全會關于“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的精神,落實憲法關于“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的要求,綜合考慮各方面意見,總結我國現有人格權法律規范的實踐經驗,我國民法典將人格權獨立成編(第四編)。民法典人格權編不僅對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名稱權、名譽權、肖像權、隱私權、個人信息等具體的人格權益作出了詳細的規定,還規定了人格尊嚴、人身自由等一般人格權。作為自然人等民事主體最為重要也最基本的一類民事權利,人格權除了受到民法典侵權責任編的保護外,還有自身獨特的保護方法即所謂的人格權請求權,而人格權請求權與侵權賠償請求權的區分也奠定了人格權獨立成編的理論基礎。

    一、人格權請求權的涵義與特征

    所謂人格權請求權,就是基于人格權作為絕對權和支配權的效力而產生的排除對人格權的現實的或者潛在的侵害或妨礙,旨在維護人格權圓滿狀態的請求權。人格權請求權的特征在于:一方面,具有從屬性。人格權請求權是基于人格權而產生的請求權,從屬于人格權,只有人格權的主體才能享有此類請求權。由于人格權具有專屬性,不得轉讓、放棄或者繼承,故此,從屬于人格權的人格權請求權也不得轉讓、放棄或者繼承,也不得由他人代位行使,即不能成為代位權的客體。另一方面,人格權請求權是人格權排他性的體現。人格權屬于絕對權、支配權,具有排他效力,這種排他效力不僅體現在人格權的圓滿狀態已經受到妨害的情形,更體現在具有妨害危險之時。也就是說,人格權請求權不僅具有恢復人格權圓滿狀態的功能,還具有預防和制止侵害人格權的行為的功能。

    總的來說,人格權請求權和侵權賠償請求權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二者的適用要件不同。侵權賠償請求權以過錯責任為最基本之歸責原則,而無過錯責任或過錯推定責任均須有法律之明文規定。同時,適用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時,必須要有損害,沒有損害就沒有賠償。但是,在適用人格權請求權時,既不要考慮是否有損害(只要構成對人格權的侵害或者存在侵害的危險即可),也無須考慮侵權人有無過錯。即便沒有過錯,構成對人格權的侵害、妨礙或侵害之危險時,權利人也可以行使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人格權請求權。這是因為,人格權是絕對權,權利人之外的任何人,在未經權利人同意又無法定違法阻卻事由的情況下,其行為對人格權之侵害、妨礙或危險本身就是非法的。基于絕對權的排他性,權利人當然有權排除之。

    二、我國民法典中人格權請求權的類型

    值得研究的問題是,我國民法典中的人格權請求權究竟有哪些類型。民法典第九百九十五條規定:“人格權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有權依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規定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受害人的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請求權,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有論者認為,依據該條可知,我國民法典中的人格權請求權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請求權。筆者認為,民法典第九百九十五條只是明確了這幾類請求權不適用訴訟時效,并不意味著這幾類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請求權都屬于人格權請求權。在這幾類請求權中,只有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屬于人格權請求權,至于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性質上屬于侵權賠償請求權,而非人格權請求權。

    1.從功能上來說,人格權請求權主要發揮的是預防功能,無論是停止侵害、排除妨礙,還是消除危險,莫不如此。但是,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的基本功能是補償功能,即侵害已經發生并造成了損害,無論是財產損害還是精神損害,需要由賠償義務人采取恢復原狀或金錢賠償的方法來填補該損害。損害賠償法的功能在于通過損害賠償使得受害人回復到假設侵權行為沒有發生時本應處的狀態,通常損害賠償的方法采取的是經濟手段,如金錢賠償或者修理等來實現這一目的。但是,在人格權遭受侵害的情形下,僅僅使用經濟手段的方法對于受害人的救濟會不夠充分,特別是對精神損害和名譽的毀損。故此,賠禮道歉也好,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也罷,都是補充經濟手段恢復原狀的不足而產生的請求權,性質上仍然屬于損害賠償請求權,其發揮的不是預防功能而是填補的功能,即在權利人的人格權被侵害并遭受損害后才能適用,旨在填補被侵權人的人格權因侵權行為所遭受的損害。例如,我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有本法第三條或者第十七條規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損害的,應當在侵權行為影響的范圍內,為受害人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支付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依據該條之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職權時有侵犯人身權的法定情形之一,或者行使偵查、檢察、審判職權的機關以及看守所、監獄管理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有侵犯人身權的法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損害的,應當在侵權行為影響的范圍內,為受害人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支付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再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但未造成嚴重后果,受害人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形判令侵權人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外,可以根據受害人一方的請求判令其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這些規定都表明了,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具有的是補償功能,適用于造成了受害人精神損害的場合,無非損害后果不嚴重,無法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責任,但是可以要求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人民法院也都是將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作為補償、恢復功能的民事責任承擔方式加以看待。此外,人民法院在確定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的民事責任承擔方式時,也都要考慮侵權人的主觀過錯程度,所造成的損害后果的嚴重程度等因素。例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判決侵權人承擔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或者恢復名譽等責任形式的,應當與侵權的具體方式和所造成的影響范圍相當。侵權人拒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在網絡上發布公告或者公布裁判文書等合理的方式執行,由此產生的費用由侵權人承擔。” 民法典第一千條第一款更是明確規定:“行為人因侵害人格權承擔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的,應當與行為的具體方式和造成的影響范圍相當。”所謂造成影響的范圍,實際上就相當于對人格權所造成的損害范圍。

    2.從人格權禁令的規定來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也不屬于人格權請求權。民法典第九百九十七條規定:“民事主體有證據證明行為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害其人格權的違法行為,不及時制止將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有權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采取責令行為人停止有關行為的措施。”這是我國民法典為了更好地保護人格權,借鑒反家庭暴力法第四章規定的“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以及知識產權上的訴前禁令等制度,專門為人格權請求權的行使提供的程序機制。從民法典第九百九十七條的規定可知,該條創設的是作為行為禁令制度一種的人格權行為禁令,即通過高效簡便的非訴訟的程序以實現預防和制止侵害人格權的行為。而停止侵害、排除妨礙和消除危險正是針對行為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害其人格權的違法行為”而提出的請求權,能夠適用該程序。如果已經造成了精神損害或造成了名譽的毀損,則受害人只能通過訴訟程序請求法院判決侵權人承擔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以及損害賠償的侵權責任。如果認為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屬于人格權請求權,豈非意味著人格權主體可以通過人格權行為禁令制度實現對損害的填補,這顯然是錯誤的。因為在適用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時,必須要認定侵權人是否已經造成了受害人的精神損害或導致受害人名譽的毀損,而這些屬于實體民事權利義務的爭議,必須遵循訴訟解決的原則。

    3.從比較法上來看,也都是將賠禮道歉作為適用于人格權保護的特殊的損害賠償方法。例如,《日本民法典》第723條規定:“對于損害他人名譽者,法院根據被害人之請求,代替損害賠償,或者與損害賠償一同,就回復名譽而命令適當之處分。”所謂的“就回復名譽而命令適當之處分”就包括命令加害人在報紙上刊登道歉廣告。日本民法學界認為,由于在名譽毀損的情形下,只適用民法上的經濟賠償原則,對受害人的救濟會不夠充分,因此認可恢復原狀的救濟方法作為恢復名譽的適當的處分,道歉廣告在日本法上屬于恢復原狀的方法。再如,法國法上也存在法院通過判令被告在報紙上自費刊登法院作出的對其不利的判決的損害方法,此類方法被稱為代物賠償,也叫行為賠償,即行為人通過某種作為或者不作為來對他人遭受的損害作出賠償。此外,我國臺灣地區“民法”第195條第1項后段規定“其名譽被侵害者,并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我國臺灣地區民法學家王澤鑒教授指出:“法院得命為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須金錢賠償不足以保護名譽,此為名譽受侵害的特色,該侵害名譽乃貶損社會對個人的評價,例如在報紙刊載不實的事實(貪污、婚外情等)。在此等損人名譽的情形,僅對被害人為金錢賠償,常未能回復其受貶損的名譽,故得命為登報道歉等適當處分,此乃名譽受侵害回復原狀的一種特殊方式。”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我國民法典中的人格權請求權僅指停止侵害、排除妨害和消除危險請求權,至于賠禮道歉請求權以及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請求權性質上屬于侵權賠償請求權。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程 嘯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北京pk10出大特发规律